月亮与六便士

这是我的头像,自己修的图,就感觉图片最下面的话很适合代哈德。

就是,哈和德双向暗恋,德让哈吃醋了,或者怎么样,反正哈紧张了,然后就茫茫撞撞来跟德表白。

然后德受不了打直球,就想让哈温柔一定,然后哈:我没有温柔,唯独有着点英勇。”

我狠狠地代了,集美们,安排。

那种就感觉有点青春期(大概八年级)男孩子的兵荒马乱,nice!

追妻火葬场(二)

 大概会有四章吧,小甜饼,不喜勿喷,ooc
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斯内普只是往自己身上和房子上甩了几个恢复如初,抬眼撇了一眼小天狼星,轻轻翻了一个白眼🙄。随后,心情颇好地回了家,关门时不忘扇小天狼星一脸风。

布莱克愣住了,在阿兹卡班面对摄魂怪都没有愣住的布莱克先生,在面对自己几十年死对头的冷漠时,心里竟难受地抽动了一下,空落落的,这种感觉让小天狼星难受得快掉下泪来。

😫

不过迟钝的布莱克先生权当是老蝙蝠气的,站在原地愣了一下,觉得自己咽不下这口气,转身便去自己教子家的别墅前锤门了。

“哈利,你在家吗?”“德拉科,等等”“怎么了,教父?”哈利顶着凌乱的头发好不容易门里钻出来,身上还围着一条银绿色的围裙,“你想跟我们一起吃晚饭吗?”长期独居的布莱克先生表示非常乐意😁。刚进屋便看到气鼓鼓的德拉科盘腿坐在沙发上,而德拉科生气的原因也很简单。哈利这个巨怪以做晚餐的名义从厨房炸到了地下室,毁了德拉科一半的收藏。而现在德拉科正在考虑自己是去教父家住一段时间呢,还是让哈利在客厅沙发睡一个月。“喔,哈利。你这样照顾伴侣是不行的,做饭的事情还是我来吧,先去哄哄你的心肝宝贝吧,再不去香香老婆就没了哟。”

说罢,小天狼心熟练地系上围裙,少年时脸庞上夺目的锐气已消得差不多了,只剩双眸似乎还有着洞察一切的魔力。

微蜷的黑发从脑后耷拉下来,瘦削的面庞上是挺拔的鼻梁,眼窝稍稍下陷,使得原本有神的眼睛有多了几分细腻,曾经的大脚板似乎也变得细腻温和。

这样的小天狼星一向高审美的德拉科也愣了神,反过来瞅哈利,好像也没觉得这男人湖绿的眼眸有多动人了。反正自己横竖都是栽在他手里。

“哈利,德拉科。你们知道斯内普最近怎么回事吗?大战刚过,他难道又要麻瓜时尚界当双面间谍了吗?”小天狼星此话一出,刚刚还在较劲的哈德两人同时抬了头,困惑地望着布莱克。哈利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似的“教父,战争结束了,谁都可以步入新的生活。你大可不必,额,对老蝙蝠的变化反应如此之大。虽然嘛,我也不太适应他突然洗头了,但这是件好事呀,对吧。”“只可惜连斯内普都学会洗头了,某位绿眼睛的巨怪还不会用发胶.”“嘿,德拉科!你  你怎么能这么说。”两人扭打着上了楼,布莱克就知道,哈利不愧是他的教子,连哄老婆的方法都如出一辙,虽然小天狼星现在还没有老婆。不过他并不着急。

做好了晚饭,才发现没人吃的布莱克很无奈。没办法,勉为其难的去请鼻涕精来和自己共度晚餐时光吧,喔,是的,勉为其难的去请。

   斯内普觉得自己今天真是见了贵,一定是今天没有熬福灵剂的原因,梅林能告诉他为什么一开门又是这只格兰芬多的蠢狗